1. 呱呱岛_ 娱乐八卦新鲜事首页
  2. 电影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这几个月,因为不少IP改编作品引起的争议,使编剧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比如《郜衣行》中将原著中的男性角色性转为女性,导致书粉骂声连连;《有翡》中配角加戏注水,主演赵丽颖发文表达不满;最近大热的《琉璃》因为编剧刘芳“魔改”原著人设,从开拍到剧播结束都有不少观众在诟病,而刘芳也不得不发布6000字长文阐述自己塑造角色的合理性。

编剧在影视作品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观众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给编剧寄刀片?

理想与现实

“编剧为整部电影或电视剧的核心与灵魂”。这是编剧理应在影视作品中的地位。我们看到的故事情节、剧本结构、场景布置,甚至是演员对白都依赖于编剧的创作。对于编剧而言,不管是导演、场务,还是演员、道具,这些都只不过是他呈现自己内心所思所想的工具罢了。没有编剧,工具就只是工具,没什么价值可言。所以,看到奇葩人设、狗血场景时,观众想成箱成箱地给编剧寄刀片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是,编剧真这么牛气吗?他们的话语权真有这么高?

《杀破狼》编剧被扒出在小号上吐槽自己的剧本被“魔改”,无奈声称:“请大家以后不要再骂编剧了,毕竟编剧对内容没有决定权”。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香蜜沉沉烬如霜》编剧张鸢盎也曾发微博承认剧本注水,原本她和团队准备了36集的剧本,后面因为制片方的要求,添加了一些支线戏份,扩充到43集。等到真正开播时,我们看到的却是63集。平白多出来的20集张鸢盎根本不知情。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没有比编剧更清楚尊重原创的重要性了,因为保持原创不仅是对读者粉丝负责、更是在尊重创作者的价值核心。每一部作品,不管是对创作者而言,还是对读者来说,它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可问题是,编剧也要吃饭,面对投资方、影视公司、平台方、拍摄团队、艺人等多方面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当个“人贩子”。

问题出在哪

2018年,《青年报》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随着网络小说IP改编的星期,编剧差不多都快成为一个职业的改编者了——自身没有太多的原创力,只能根据原著小说的灵感来发挥一下”。相信不少编剧看到,内心多少是有些自我嘲讽的。

在不同的国家地区,编剧的地位相差很大。比如在日本,电视、动漫、电影中,管理整个剧情的是编剧,导演地位相对较次。在美国,编剧的地位也不低,普通人的年薪大约在5-6万美金左右,而一个编剧的年收入可能会在20万美金左右。而在中国,尤其是内地,新人编剧可能一个月收入也就3000块左右(有些是按集数收取)。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传闻中的陈芊芊》中陈小千在穿越前就是个编剧,她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就反应了很多编剧的现状——要名气没名气,作品一旦被人买了,自己基本没什么话语权了。导演想改就改,资方想给谁加戏就给谁加戏,碰上哪个艺人心情不好、状态不对,甚至说不拍就不拍了。她生气吗?非常气愤,可是看看银行卡余额,她有什么话语权?除了点头哈腰说“好的,知道了导演,我这就改”,还要主动和艺人妥协。

只是没有话语权吗?不止!还有可能查无此人。任何一部IP作品的影响因素都不是单方面的,上面提到的各种“罪魁祸首”中,任意一个拍拍脑袋都有可能会伤筋动骨。而不知名的编剧为了养家糊口,甚至只能挂靠在“大编剧”名下。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为什么编剧的地位会如此之低?

因为非专业因素太多了!大量门外汉资本涌入影视行业,原创剧本受到冲击,很难显示其商业价值。大众所推崇的小说IP有着十分坚实的粉丝基础以及阅读量,而这些就成了资方判断该作品是否符合投资的依据。后续敲定IP、选角、拍摄、播放则又是新的一轮“编剧背锅”大战——原型人物“魔改”、艺人加塞、剧情狗血、情节注水,甚至还要符合大环境而不得不做些改动。

明明编剧应该是个指挥官,结果被迫沦为工具人。一定程度上来讲,编剧实惨!

编剧之殇谁来平

我们经常会对自己身处的大环境感到无奈,比如,明明工作就是来挣钱的,老板却天天希望我们实现人生价值;每逢教师节,明明一句真诚的祝福就够了,家长们却开始比拼谁的礼物送得合老师心意(当然,这些年情况好很多)。身处大环境当中的编剧恐怕也是如此。

影视剧魔改,这口锅谁来背?编剧:我们也是出力不讨好

编剧,当以孵化优质核心内容为目标,给大家提供交口称赞的作品。可是不专业的力量不断涌入,甚至试图左右他们,凭任何人一己之力根本无力改变。

加强编剧市场监管、提高编剧准入门槛成为迫切要求。并非什么人都能称之为编剧,否则这个市场真的要烂透了。对非专业力量的渗入也要有个衡量标准,毕竟单凭编剧,好的作品很难走到观众面前,但是这个量和度需要第三方来监管。

打铁还需自身硬,编剧本身需要更大的责任意识和职业道德,外部监管是强制力量,内在追求才能使之长久。如果人人默认“游戏规则”,这个情况只会更糟糕。

观众的作用也不可忽视,毕竟我们才是受众。对于“魔改”作品,我们有权抵制。表达属于观众的话语权,不单单只去泄愤,更要学会“监督”。

说一千道一万,编剧之殇平起来并不容易,道阻且长啊!

本文由小贼爱吃娱发布,2020年9月24日

本文来自fesoo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aguadao.com/178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