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呱呱岛_ 娱乐八卦新鲜事首页
  2. 更多
  3. 热点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道理并不难,因为绝大多数人误读了匈奴

匈奴并不是夏后氏,司马迁的这个谣言使得人们难以厘清族群的关系和时代变化,所以也就看不清楚历史脉络了。

匈奴除了司马迁说是夏后氏之外,其余所有文化表现都是夏后氏的对立面内陆支帝尧体系后裔的。比如匈奴称「单于」,对应的是内陆支阐教体系。比如殷商是内陆支帝喾体系,殷商的联盟之一泰族还叫掸族,谐音的是老三支系苗蛮的三。内陆支又属于南方赤帝祝融火夫,所以扇子也是谐音三的。伞扇文化就是内陆支文化,这些民系至今舞蹈里伞扇都是重要的道具,汉族也是如此,包括景颇族、傣族都能看到这个特点。

境外称匈奴为鸿尼,对应的就是内陆支帝鸿氏混沌。匈奴与朝鲜、蒙古都有姓,对应的就是赤帝祝融的冶炼文化,也就是女娲补天,女娲之肠就是代表小肠的苗蛮系,对应汉族墓葬黄肠题凑。为何有腔肠一词,因为羌系北三苗也代表小肠。朝鲜基因O2b是殷商箕子族,而泰族是O2a与朝鲜基因O2b血缘最近。女真则是遗留在东北亚朝鲜半岛之外的殷商后裔遗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朝鲜基因O2b,据说金代王族就是这个基因。与泰族体系一样,女真里必然是存在少量斯拉夫基因的,因为斯拉夫是扫帚星,与苗蛮后来联姻的群体。泰国、柬埔寨和缅甸都有一定比例的斯拉夫基因。斯拉夫民系在很多文明里都与羌系北三苗在一起,比如苏美尔就是羌系和斯拉夫,实际上最早的那个古希腊和最早的古罗马都是,斯拉夫是白匈奴的一支。甚至考古还发现后来的西戎与斯基泰文化几乎一样。我们还可以发现俄罗斯有很多带的人名和地名。满族姓金完全是为了政治利益而附会女真,满族无论是皇族的大鲧族基因,还是通古斯体系的主流C系都属于沿海支体系,文化上应该姓铜,也就是佟,这是道统上的名称分野。

匈奴这个词是战国时代内地骂他们的,对应的是熊,是古楚体系。正如西藏的象雄文明是湖南熊湘一词。长沙则是肠杀一词,指的是帝鸿氏和’缙云氏在长沙组织的鸿门宴也就是缙云饕餮盛宴(最后的晚餐)使用下了蛊毒的狗肉毒杀了抛弃他们的仇敌沿海支大鲧族和日耳曼体系。有人一定会奇怪,为何小肠会与民系有关,实际上这是古人认知自然过程中曾经划分过万物,苗蛮系就被代表小肠。我们翻开《山海经》能发现无肠國,文化里螃蟹也叫无肠公子,无肠是沿海支与内陆支对立后在迷信上的自诩,也就是黑白无常的由来。苗蛮还代表张嘴的牙齿,比如姜子牙名字由来,以及专属礼器牙璋。于是沿海支就出现了凿齿,这都是出于迷信上的互相斗法。《山海经》里关于凿齿的记录里还记录了内陆支闪米特羌系和斯拉夫进攻以色列地区,造成了以实玛丽德意志和大鲧族夏甲败走麦城,在沙漠里发现了黄泉,所以也叫赴黄泉。这是双方斗争导致分支西进中东后发生的故事。后来他们分别占据上下埃及,直到古埃及统一后才相逢一笑泯恩仇一起殊途同归返回故土,也就是羌方和鬼方。所以羌方和鬼方建立的西周是一个放下阐截恩怨的和平年代,西周也对所有历史世系进行了分封。我们再看犹太记录里,第八月代表大洪水,也代表脚踝的复仇,同时代表小肠。这些后世毫不相关记录的对应只能说明那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古埃及冥神就是被嫉妒的弟弟在宴会上毒杀的,而鬼方就是代表沿海支冥神系文化道统。又好比截教就是夏桀这个符号,也是鬼方后裔突厥名称的由来,还是白突厥日耳曼的名称桀们。正如内陆支是苏妹体系,也就是闪米特的苏美尔。吳國是先羌后裔,而越國是夏后氏,于是江浙地区出现了羌系的黄梅戏和越國体系的越剧。为何要区分?因为民系不一样。

回到正题。从殷商开始,羌方返回受阻于是派出先羌绕道返回蜀地,也就是第四代蜀王杜宇杜鹃布谷鸟,指的是流浪的游子回家。还派出先羌返回楚地,第一站必然是湖北秭归,也是之子于归的意思,联合自家体系的苗瑶建立了楚国。还有一支就是文献里有的太伯奔吳,所以吳地也是先羌。黄梅戏在湖北也流行。羌方正式回归是很多年后周灭商的时候。至此汉族民系初具雏形。

当年由中东地区东归的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留在了中东和古希腊。中东那部分叫腓尼基,也就是欧罗巴苗蛮养狼人,也是韩国欧巴这个词,也是羌系欧阳姓氏的由来,更是江浙地区吳國体系东瓯的由来。实际上歐字的三口品字已经剧透了,就是代表老三苗蛮养狼人,也是负责称量的人。古希腊这一支遭到沿海支打击后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去了亚平宁,后来建立了古萝马,也叫大秦。另一部分就是返回的犬戎,也是西戎,也就是秦人。为何考古发现秦文化与古希腊和中古波斯有关联,因为秦体系就是由古希腊返回的,而中古波斯是扫帚星斯拉夫北支,包括后来印度的恒河文明都是隶属于秦体系的。拿印度恒河文明和印度教文化对比苗瑶文化会发现高度相似,因为是一个体系的文化。

秦人返回内地的成了中原人,没有返回的还在游牧。此时秦人防御的匈奴是老大支系和印第安体系这个组合的内陆支分支。苗蛮体系应该属于缙云氏饕餮,而老大乌拉尔属于帝鸿氏混沌。他们原本是一个体系的,但是后来发生了矛盾和争夺。我怀疑西周王族是老大支系乌拉尔和印第安这个组合,羌方只是与他们合作,因为都是内陆支帝尧帝喾体系。所以秦灭西周后必然排斥乌拉尔。但是秦时羌系游牧与秦是紧密联系的,所以乌拉尔和印第安这个组合无法占优势。但是秦灭,楚人占优就导致了游牧的羌系与乌拉尔统一了。后来的历史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游牧民系最容易联合在一起。有人说满清咋那么厉害解决了蒙古和西藏。其实那是心理上和策略上更容易导致游牧地区联合。尤其是汉代打击匈奴后之后导致了这个心理结果。

秦代时原鬼方后裔大夏已经被压缩到了西伯利亚,大夏里的白种日耳曼也是由西伯利亚西迁最后进入北欧的。留下的大夏东方支则是丁零回鹘。但是汉朝打击匈奴使得后来他们合流了,匈奴里的乌拉尔主体远走了,因纽特人就是乌拉尔N系和印第安各一半组成的,俄罗斯境内大量N系乌拉尔的黄种共和国,包括芬兰。匈奴里的羌系不肯离去,于是一半由藏彝走廊涌向西南,一半去了东胡,去了东胡这一支还把头剃了。包括项羽部众中的吳國后裔分支北逃后建立了契丹也是这么操作的。契丹与蒙古联合在一起,因为那个时代知道彼此源流。契丹里的泰族基因就是早期吳國时期联合羌系留下的泰族,早期殷商时代的江西吳城遗址就是羌系和泰族构成的。

秦灭使得匈奴统一后力量大大加强了,而内地经过重重战乱刚刚建立汉朝,自然是需要休养生息。这就是为什么西汉早期采取怀柔和亲政策的原因,但是汉朝后来决定与匈奴决战却导致了原楚国苗瑶的强烈反对,于是苗瑶认领了老大支系乌拉尔祖先蚩尤并南迁建立夜郎國,汉朝文化上也污蔑蚩尤,同时造谣匈奴是内陆支的死敌沿海支夏后氏。同时还树立苗蛮系祖先夸父,也就是盘古。苗瑶不同意汉匈战争是因为老大乌拉尔也是帝尧后裔,他们与老三苗蛮组成了湖南话三一如六。由于汉朝与匈奴最终选择战争,这就使得世界进入到了断绝联系各自发展的中古时期,也给沿海支帝舜大鲧体系以喘息的机会。否则按秦体系的强大根本就没有沿海支的生存空间。当时除了阿拉伯半岛和西伯利亚,都是内陆支占领着。后来古罗马又占领中东,就是说如果当时汉朝和匈奴不采取内战,那沿海支基本就歇菜了。秦体系的强大不仅是版图上的,而且他们还派出人员去中东建立基督教反沿海支鬼方体系的犹太教,打出黄种圣婴耶稣的旗号,只不过后来基督教被同化,只是把建立犹太教的犹大指责为撒旦。而撒旦是被犹太教污蔑的羌系沙朗,是因为走世俗哲学道路而被走宗教哲学道路的鬼方体系污蔑。后来波斯一直对中国友好也是因为古人知道历史渊源,桃花石这个对汉族的称呼就说明他们原本知道汉族是羌系桃夭,是把桃花源视为天堂的民系,既是七仙女母系之后的七娜,又是娥皇白素贞扫帚星母系之后的群体。重新认识匈奴有助于中国各民族重新审视自己与兄弟民族的关系。包括重新认识鬼方素冠大鲧族乃至夏后氏百越与中华的关系。实际上很多不愿意认同的人都是源于一些野心家的蛊惑,所有野心家都会拼命强调不同,因为不同才好搞分裂。台独吕秀莲甚至说台湾人是矮黑人后裔。还有一些人拼命说汉族不存在,汉族不纯,因为这样才能瓦解汉族人的凝聚力,才能让自己搞分裂的野心和企图得逞。


匈奴的崛起之路——头曼单于的两次惨败

匈奴是一个部落联盟,在战国末年崛起,屡屡进犯中原地区的诸侯国,尤其以赵国最为显著。

头曼单于是匈奴部落联盟的第一任单于,建立所谓的中央王庭和左右贤王。此时匈奴部落联盟的东面以及东北面是东胡、、林胡、楼烦等部落联盟虎视眈眈,西部有月氏部落联盟,南面则有战国的诸侯国秦国、赵国、燕国等。

头曼单于执政时期还比较弱小,逐步吞并周边的小部落联盟壮大自己。匈奴的部队基本上是兵牧结合,平时放牧,战时就是士兵,采取的战术是掠夺,打不过就逃跑。(李牧动漫形象图)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一、李牧大破匈奴

而中原诸侯国则大都是步兵,与匈奴的交战中屡屡遭受损失。战国赵国名将李牧在取得赵王的完全信任之后才率军到雁门关等地驻守,准备打击匈奴的劫掠部队。

李牧采取坚壁清野的战术,时刻训练士兵,让匈奴的劫掠经常空手而回。而他却在谋划沉重打击匈奴的计划,经常派遣斥候深入匈奴腹地侦查,遇到敌情立马用狼烟通知边防上的士兵和民众紧急避难,因此匈奴经常空手而返。

这也在匈奴将领心中树立了一个印象,李牧怯战,不敢和匈奴对阵。等这一印象深深进入匈奴将领脑海之中时也就是李牧出手之时。

一日,李牧让边境之上的牧民将大量的牲畜放到山坡之上放牧,吸引匈奴斥候的注意。匈奴斥候的试探性进攻使得李牧大军溃退到城中。于是大批的匈奴士兵赶紧来抢劫牲畜,乱成一团,此时也就是李牧出兵攻打匈奴士兵的最佳时机。

因抢夺牲畜乱了阵脚的匈奴纷纷逃窜,此时李牧两翼已经形成包围,将近十万匈奴歼灭。这一战直接让匈奴元气大伤,十多年不敢到赵国边境抢劫。(蒙恬动漫形象图)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二、蒙恬收复“河南地区”

匈奴趁着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时机,将河套地区的“河南地区”收入囊中,也即是河套地区黄河以南的部分,这里水草丰美,非常适合放牧。

“亡秦者胡也”这句谶语让秦始皇坐卧不安,于是派遣蒙恬率领30万大军进攻匈奴,于公元前215年收复了“河南地区”,占据了阳山,匈奴退居阴山南北居住放牧。此时匈奴的战斗力并不强,由于李牧的打击以及东胡、月氏的威胁,匈奴不敢和蒙恬的大军硬碰硬。

蒙恬实际上是恢复了赵国原来控制的地区而已,清朝迁徙民众充实边境,并将各国长城串联起来,修建了“万里长城”。(冒顿单于形象图,匈奴崛起之君主)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匈奴的崛起之主——冒顿单于

公元前209年,头曼单于的儿子冒顿单于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才即位为单于。此时东胡的力量就比匈奴强大,而西边的月氏也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随时可以侧击匈奴部落联盟。

冒顿单于是匈奴的崛起之主,他基本沿用了李牧的战术——麻痹敌人。东胡的首领趁着冒顿单于立足不久,于是想匈奴讨要千里马,他送千里马给了东胡首领。东胡逐渐得寸进尺,陆续讨要匈奴单于的阏氏,冒顿单于也满足了东胡的要求。东胡首领认为冒顿单于是一个懦弱的家伙,于是继续讨要土地,这下冒顿单于不满意了,手下将领们的火压了很久,需要爆发一下。

于是冒顿单于率领匈奴大军一举消灭了东胡,其领土、人民、牲畜尽归匈奴。他趁着胜利之威,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正北方、西北方、东北方大都臣服于匈奴了,两蒙恬收复的“河南之地”也收了回来。

此时的中原地区在干什么呐?原来是秦二世即位后,起义不断,秦朝被推翻,刘邦和项羽打了整整四年时间才决出胜负,刘邦一统天下,但军力、人力大损。统一后,刘邦想找一个颜色的战马拉车都找不齐了。

汉朝建立之后和匈奴对战的是韩王信,也叫韩信,非刘邦立国的三大功臣之一的韩信。韩王信和匈奴作战屡战屡败,迫不得已。和匈奴媾和。

刘邦的心气高,认为自己可以一战而胜匈奴,于是乎于公元前200年亲率大军同匈奴冒顿单于决战。

冒顿单于老套路又上来了,假装不敌刘邦军队,吸引刘邦率军追击。结果刘邦追击的太原,被匈奴骑兵反戈一击,将刘邦的少数部队围困在白登山。匈奴的骑兵按照四个颜色围困,赤色战马把守白登山的南方,白色战马围困白登山的西方,黑色战马围困北方,青色战马围困东方。匈奴围攻七天七夜也没有击溃刘邦的军队,但是刘邦军损失惨重。幸亏陈平贿赂单于的阏氏,这才让刘邦脱离包围圈。

匈奴的军队人数按照记载应该在30-40万,清一色骑兵部队,这让刘邦大开眼界,汉朝和匈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如果真正对阵,汉军也只有防守的份了。(无为而治形象图,小国寡民,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意境)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汉初无为而治的由来

白登山之围之后,让刘邦认识到了差距,不敢再度轻易与匈奴开战端了,必须让大汉朝休养生息,况且内部还有不少操心事没有解决。

刘邦鉴于汉初的形势,于是采取了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目的就是让国家休养生息,壮大自己,等待时机。

刘邦之后吕后、汉文帝、汉景帝一直保持这样的国策,所以在外部开来是匈奴压着汉朝打,其实是一种战略手段,待到汉武帝即位之后,尤其是窦太后去世,掌握实际权力的汉武帝才开始了征讨匈奴的战争。这时汉朝早已经恢复过来,国富民强,已经不是刘邦那个时代了!

拳头,要先收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


战国时期,匈奴各部一直都是分散的部落,即便有强大的,也不能与中原各诸侯抗衡。远有齐桓管仲,后有李牧乐毅,匈奴也只是干一些强盗的事情,就好像野猪喜欢拱庄稼一样,打个游击战。

秦统一之后,先是蒙恬把匈奴直接打回河套,紧接着开始修筑长城,匈奴一是被打怕了,二则眼看边境人群川流不息,一脸懵逼,哪敢冒头?

后来匈奴那边出现了一位英雄人物,此人史称冒顿单于,是一个能屈能伸的战略家和军事家。在他的治下,匈奴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大统一,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 ,成为北方最强大的民族。

在这种情况下,刚刚经历战乱的汉朝难免会面临到极大的挑战。韩信(非十面埋伏那位)也被迫投降,刘邦为了挽回颜面,贸然出兵,白登一战,差点连自己也搭进去。

所以说,时代不同,对手不同,就难免会有不同的局面,而并不是说汉朝没有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牛逼,比秦朝差上一大截。如此判断,未免有失偏颇。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因为战国与秦朝时,匈奴尚未统一草原,力量还不够强大,秦朝未年,匈奴逐渐统一了草原,还趁机占领了秦朝的河套地区,实力大增,控弦之士四十万,无敌于东亚。

汉朝刚建立时,人口只有四百多万,披甲之士三十万,虽然人口总量仍然高于匈奴的三百万人口,但是,汉朝无论是动员能力与机动能力,都远逊于匈奴,因此,被迫采取和亲的政策,对内休养生息、发展生产、鼓励生育。

到达汉武帝时,人口总量超过五千万,经济繁荣,粮食连年丰收,府库丰盈,并在西北地区繁殖了数十万匹战马,用以组建骑兵。而匈奴人口总量仍然为三百余万,于是反击匈奴的条件终于成熟了。

匈奴是一个部落联盟,在战国末年崛起,屡屡进犯中原地区的诸侯国。

头曼单于是匈奴部落联盟的第一任单于,建立所谓的中央王庭和左右贤王。此时匈奴部落联盟的东面以及东北面是东胡、、林胡、楼烦等部落联盟虎视眈眈,西部有月氏部落联盟,南面则有战国的诸侯国秦国、赵国、燕国。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头曼单于执政时期还比较弱小,逐步吞并周边的小部落联盟壮大自己。匈奴的部队基本上是兵牧结合,平时放牧,战时就是士兵,采取的战术是掠夺,打不过就逃跑。

后来匈奴冒顿单于统一了草原,并占领了河套地区,成为东亚霸主,并在汉朝初年,在白登击败刘邦,从此汉朝开始和亲匈奴。


匈奴本是居住蒙古高原的游牧部落,而且是几乎与秦国统一同时兴起的。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北方军领导人蒙恬: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在此之前,匈奴各部落未真正统一,所以具备更先进武装的秦燕赵国都能击败匈奴。秦统一后的前215年派遣蒙恬领30万北方重步兵集团出击河套将匈奴击败,遭受重创的匈奴后退千里,所以秦末战争时期匈奴未能南下袭击华夏之地。

黄白混血的匈奴人复原图: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此后,冒顿单于杀父继位,击败东胡又向西扩张,成为强大势力,拥有30万骑兵。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西汉初期的前200年,刘邦平定叛乱,但被冒顿单于诱困于白登山,刘邦行贿匈奴王后阏氏才得以脱困。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因为新建立的西汉经济困难,无力对匈奴开战,只能采取委屈求全方式。

经过文景之治,西汉清理了内部诸侯王等隐患,积累大量钱粮,军队恢复,汉武帝有了这些底气才开始全面反击匈奴。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匈奴还是那个匈奴,中原却不再是从前的中原了。

事实上不管战国,还是秦朝,匈奴一直是边境之患。别的不说,几百年连续不断地修筑长城这防御工事,你当几百年几十位统治者是疯了?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匈奴带来的边境冲突,一直没有平息过。但是因为中原也在打仗,战争甚至更惨烈——匈奴只是抢人抢钱抢东西,中原可是要灭国的——所以匈奴之战,没有被放到舞台中央来。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西汉建立,平息各国。国内矛盾解决了,边境矛盾就上升到主要矛盾的地位上来。而由于暴秦酷法,以及连年重点,西汉初期的经济近乎崩溃,支撑不起大规模的作战。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于是六十余年,统治者用和亲这屈辱的名义,向匈奴送上美人和财物,花钱买平安,以钱财换时间,积蓄力量,以图后发。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白登山之围以后,并不是汉朝已经连一场仗也打不起,更不是统治者被吓破了胆子不敢打仗,而是国家政策与远景规划。


匈奴,这个战国至汉而存在的少数民族,给中原地区带来了几百年的不宁。战国时赵国大将李牧围歼匈奴,杀敌十余万;秦朝时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使得匈奴北撤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而到了西汉初期,却是被匈奴牵着鼻子打,尤其是汉高祖刘邦三十万大军被匈奴围困,丢尽了汉人脸面!!!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究其原因,我觉得因素有很多,有军事,经济,还有外在的原因等等。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首先第一点:军事上,战国与秦朝时期的军队都是经过了几百年的战火洗礼锻炼出来的强兵。名将也是一个个涌出,对付匈奴自然是不在话下。而汉朝时,经过秦末战乱,往日的强军已不复存在了,这时的汉军只是起义时的农民罢了,军事能力大大降低,军事素质普遍低下。例如韩信灭赵之战时背水为阵,为什么要这样呢?韩信曰“驱市人为战,其势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为战。”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第二点:经济上的不足。战国与秦朝时全民皆兵,有战争就入军营,没有战争就回家种田,经济还算富足。而秦末汉初,由于战乱导致民不聊生,经济严重滞后。战争消耗的就是国力,国力是以强大的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不行,谈何打仗!!!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天子不能均驷,大夫或乘牛车。”皇帝的马都不能找到一样颜色的,可见物质是多么的匮乏。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第三:匈奴部落的崛起。战国与秦朝时匈奴尚未统一,且分部较为分散,所以对付起来比较容易。而汉初时,匈奴冒顿单于,他打败了东胡和河西的月氏,解除了东西两面受敌的威胁。匈奴军队也从十多万扩展到了四十万,汉高祖“白登之围”就是被冒顿包围的,可见匈奴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总结: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想不被欺负,首先必须提升自身实力,发展才是硬道理,落后就要挨打。


每个王朝或政权,都有一个上升期、全盛期和衰落期,匈奴也不例外。匈奴是约在公元前三世纪逐渐兴起的游牧民族,战国时期,匈奴不断骚扰北方各诸侯国的边境,所以赵国、燕国等都开始修建长城以防备匈奴的侵扰。

赵孝成王时,赵国名将李牧曾出动战车1300乘、骑兵13000人、步兵5万、弓箭手10万大破匈奴,使匈奴损失惨重,十余年不敢南下侵扰赵国。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秦国统一六国之后,秦始皇嬴政命蒙恬帅三十万大军出击匈奴,收复河套、河西走廊等地,并修筑长城,使各国长城连在一起,留下重兵镇守。

战国后期至秦朝时期,匈奴还没有达到全盛,且处于分裂状态,匈奴还臣服于东胡,到了冒顿单于时,匈奴迅速崛起。

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杀死父亲头曼单于,自立为单于。不久,冒顿单于东灭东胡,西取河西走廊,迫使月氏远顿。后又继续向西攻占西域,向北则征服了浑窳、屈射、丁零、鬲昆、薪犁等国,向南兼并了楼烦及白羊河南王之地,重新占领了河套地区。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此时匈奴疆域东起辽河、西逾葱岭,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兵力三十余万众,号称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成为草原最为强大的国家。

冒顿单于使匈奴达到全盛,而中原地区由于秦末农民起义、六国复国运动以及楚汉之争,连年战争使得满目苍夷,民生凋敝。

西汉建立后,汉高祖有心击败匈奴,结果被围于白登,差点被匈奴俘虏,此后汉朝不敢对匈奴用兵,遂采取和亲政策。

西汉经过数十年休养生息,国力大大增强,到了汉武帝时期,汉朝一改和亲政策,多次大举进攻匈奴,在汉武帝的打击下,匈奴由盛而衰,并且走向分裂。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总之,匈奴在战国、秦朝时期还处于上升期,而在汉朝前期达到全盛,而汉朝前七十年施行休养生息的国策,无力对抗匈奴,所以一直被压着。


汉高祖做了皇帝后,匈奴的冒顿单于带领了40万人马向汉朝攻来,并包围了韩王信(原韩国贵族,和韩信是两个人)的封地马邑(今山西朔州)。韩王信抵挡不了,便向冒顿求和。汉高祖得知这个消息,派使者责备韩王信。韩王信害怕汉高祖办他的罪,就投降了匈奴。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冒顿占领了马邑,又继续向南进攻。汉高祖亲自带兵赶到晋阳,和匈奴对屿。

公元前200年的冬天,寒风刺骨。中原的士兵没碰到过这样冷的天气,冻得受不了,战斗力明显减弱。但是,汉朝的军队和勾奴兵一交战,勾奴兵就败走。一连打了几回,匈奴兵都败下阵去。后来,听说冒顿单于逃到代谷(今属山西)。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汉高祖率领一队人马刚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市东北),就被四下里涌出的匈奴兵包围起来。这些匈奴兵个个身强体壮,原来的老弱残兵全不见了。汉高祖在部下的掩护下,拼命杀出一条血路,退到平城东北面的白登山。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冒顿单于的40万精兵,把汉高祖围困在白登山。周围的汉军无法救援,汉高祖的一部分人马在白登,整整被围困了7天,脱不了身。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后来,高祖身边的谋士陈平打发了一个使者带着黄金、珠宝去见冒顿的阙氏(就是匈奴的王后),请她在单于面前说些好话。阙氏一见汉朝使者给她送来这么多贵重礼物,心里挺高兴。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当天晚上,阙氏便向冒顿进言说:“两个国家的君主,不应当相互围困逼迫。如今得到汉朝的土地,单于归终也不能居住在那里;况且汉王也有神灵庇佑,望单于明察定夺。”冒顿与韩王信的部将王黄、赵利约定会合日期,然而王、赵的军队未能按期到来。冒顿怀疑他们与汉军有什么密谋,便听信了阙氏的话,将包围圈解开一角。于是,汉高祖命令士兵全部拉满弓,搭上箭,面朝外,从解围的一角冲了出去,与外面的汉朝大军会合。冒顿率领40万精锐骑兵离去,汉高祖也率领大军撤回。汉王朝建国后同匈奴大军的第一次全面的交锋,便以汉高祖的白登被围和用计脱险而告终。

经过这一次险情,汉高祖知道汉朝没有力量再去征服匈奴,只好回到长安。以后,匈奴一直侵犯北方,使汉高祖大伤脑筋。他问刘敬该怎么办,刘敬说:“最好采用‘和亲’的办法,大家讲和,结为亲戚,彼此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这就是汉朝一直对匈奴艮艮于怀的原因所在!

希望能够帮到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敬请关注小编,每天都有有趣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湖北卫视大揭秘


谢邀,我是爱历史的老猫

西汉成立前的战国时期,匈奴就曾被击败过。

战国时期,北方的秦国、赵国、燕国都和匈奴相接壤,并且,这些国家还需要应对其他国家的进攻。但是,就是在这样各自为战的基础上,燕赵等国长期没有在匈奴手上吃过大败仗,尤其是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赵国更是主动朝着匈奴的地盘进军。而汉朝作为一个统一的强大王朝,却在初期向匈奴委屈求和。由此,表面上看来,着实让人难以理解。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秦国成立后,蒙恬率领长城军团多次击退匈奴,使匈奴多年不敢靠近秦国边境

秦国为什么可以击败匈奴人,我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秦军刚经过战争的洗礼,战斗力强盛,而且秦军军功制度也是维持秦军强盛战力的关键。

第二个原因就是,相较于西汉时期,匈奴战斗力没有那么强大。

在当时的北方草原上,匈奴并没有一家独大,而是要面对东胡、大月氏等强劲地对手,也即战国和秦朝时期面对的匈奴还不是鼎盛的。但是,公元前209年,秦二世胡亥在位时,匈奴的冒顿自立为王,冒顿单于先是消灭了东胡,又乘胜西攻河西走廊雍州的月氏,迫其西徙,从而解除了匈奴两面威胁。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随后,他带领匈奴征服了楼兰、乌孙、呼揭等20余国。这样一来,相信大家也能够明白了,匈奴的力量在中原内斗时期不断积蓄,逐渐成为了中原地区的心腹大患。

汉朝没有想到,匈奴人的实力已经如此强大

到了西汉初期,匈奴居有了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号称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成为北方最强大的民族。由此,刘邦所面对的匈奴,可以说比秦朝初期的匈奴强大十倍。二者面对的敌人不一样,成为其对战结果的重要原因。
为何战国、秦朝可以压着匈奴,而西汉却反被匈奴压了六十余年呢?

好在汉朝经历了多年的休养生息,终于在汉武帝时期击溃了匈奴。


本文来自fesoo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aguadao.com/176778.html